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新闻
把握合同性质 规避交易风险
作者:李冬梅  发布时间:2014-04-01 09:22:38 打印 字号: | |
  随着煤炭交易市场的火热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其中。但在觊觎更大利益的同时,这些企业却忽略了贸易中的风险。这些风险不仅仅来源于煤炭市场的价格波动,更来自于交易的合法和规范。有时在交易中采取的方式、确立的法律关系不同,将直接影响自身的权利和义务。

  争议:买卖还是联营?

  2008年5月至2009年12月期间,A公司(供方)与B公司(需方)进行煤炭交易,双方共签订了四份精煤购销合同。其中双方于2009年12月31日签订的炼焦精煤购销合同第二条约定:需方将此焦煤最终销售给某钢铁公司,焦煤的所有指标均按某钢铁公司的标准执行。供方所购焦煤来自某煤化公司;第六条约定,双方以某钢铁公司的最终结算单据上计量结果和化验数据及双方商定的价格作为结算依据进行结算,开具增值税发票后需方付款,付款方式为银行承兑汇票。

  2010年8月至2010年12月底A公司给B公司开具增值税专业发票累计金额2700余万元,A公司陆续收到B公司背书转让的银行承兑汇票的出票金额累计3500余万元,上述汇票记载的被背书人B公司的前手被背书人依次为B公司的上级单位、某钢铁公司。2011年3月双方签认应收款项确认书,截止2010年12月底B公司欠A公司煤款900余万元。庭审中,B公司自认与某钢铁公司的结算已完成,货款现在其账户中。

在多次向B公司索要货款未果的情况下,A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据双方签订的购销合同及应收款项确认书,判令B公司给付货款900余万元,并应依约支付违约金。

  B公司认为,双方签订的合同名为买卖,实为联营。实质是A公司通过商贸公司向煤化公司投资后,收取固定收益。故B公司不同意A公司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双方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A公司与B公司系买卖合同关系,A公司履行了交货义务,故B公司应向A公司支付货款及违约金。

  货款该不该付?

该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就是法律关系的性质,而法律关系性质的不同直接决定了双方在交易中权利义务的不同。那么A公司与B公司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法律关系,买卖还是联营?

  在给该案的法律关系定性时,我们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一,从合同性质及内容上分析,双方成立买卖合同关系。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其具有有偿、双务、诺成、不要式等特征,合同内容除了具有合同的一般内容外,还包括包装方式、检验标准和方法、结算方式、合同使用的文字及其效力等条款。联营合同通常是指两个以上的经济组织为了达到共同的经济目的,约定共同出资,联合从事一定生产经济活动的协议,其具有共同投资、共负盈亏、共担风险的特征,因此在合同内容里会有联营形式、目的、资产来源、利润分配及风险负担、联营期限、终止后的清算等。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买卖合同与联营合同存在明显的不同,买卖合同是在转移标的物的同时或之后给付价款,而联营合同则要求联营各方在从事联营业务时共同投入,这种投入包括资金、设备、房屋、技术等。案件中,A公司与B公司签订有精煤购销合同,合同就精煤价格、数量、交货方式、结算期限及方式等进行了约定,并加盖有双方的印章,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能够认定双方为买卖合同关系。B公司主张为联营合同关系,但未向法院提交书面的联营合同或几方之间关于联营的明确意思表示,购销合同中亦不能看出双方有从事联营业务的意思表示,且几方也未成立联营实体,因此,不能认定A公司与B公司为联营合同关系。

  第二,从合同实际履行情况看,双方已履行买卖合同。买卖合同中,出卖方应向买受方交付货物,买受方支付货款;而联营合同则要求联营一方或几方有投资行为,一方或几方共同从事联营业务,共负盈亏,共担风险。B公司主张A公司未履行交货义务,仅是通过商贸公司进行投资并收取固定收益。综合双方提交的证据看,双方在购销合同中约定有“供方所购精煤来自煤化公司”,且B公司认可收到煤化公司的精煤。众所周知,煤炭作为一种大型货物,不可能在每次交付时均卸货、装货,买受人可以在签订合同时要求出卖人将货物直接运到最终用户指定地点。本案中,B公司收到购销合同中指定煤炭供应厂家煤化公司交付的精煤,能够认定该煤炭为A公司交付的。而双方开具增值税发票,在钢铁公司付款后,按照签订买卖合同的相反顺序背书承兑汇票,A公司留存利润,双方定期签订应收款项确认书的行为,都证明双方在从事买卖行为。B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A公司向其投资,亦或根据投资收取收益。因此,从合同实际履行情况,本案双方应为买卖合同关系。

  第三,从本案争议较大的证据分析,不能否认双方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双方争议比较大的证据是:煤炭销售票和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单。上述证据均写有“收购方:B公司”、“销售方:煤化公司”,B公司认为上述证据可以证明案外人煤化公司向其交付精煤,A公司及商贸公司并没有实际经手精煤,A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经向煤炭管理部门及税务部门了解,煤炭销售票是煤炭生产、销售、运输、使用等合法性的有效凭证,是为了杜绝煤炭的私采乱挖行为,它仅是煤炭身份合法性的凭证,并不能反映煤炭的全部销售过程。尽管煤炭销售票需要在煤炭流转过程中换发,但如果几方当事人商量好,由第一家直接开给最后一家,煤炭管理部门也是无法监管的。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单是省内对煤炭资源收取能源税的凭证,并不能反映煤炭的实际交易情况。因此,上述证据并不能否认A公司与B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

  因此,A公司与B公司之间为买卖合同关系,在A公司依约履行合同义务后,B公司应向A公司支付货款。

 

  法官提示:

  一、合同是保障自身合法权益的重要依据。因此,在交易前要签订约定内容具体、权利义务明确的合同,在发生纠纷时,可以依据合同更好的主张权利,降低交易风险。

  二、证据是确保诉讼胜诉的重要基础。因此,在交易中要注意固定和保存发货单据、支付凭证、发票、违约损失等相关证据,以便更好的支持自己的主张。

链接

  

  关于合同的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相关条文:

  第12条第1款:合同内容由当事人约定,一般包括以下条款:(一)当事人的名称或者姓名和住所;(二)标的;(三)数量;(四)质量;(五)价款或者报酬;(六)履行期限、地点和方式;(七)违约责任;(八)解决争议的方法

  第107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109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

  第130条: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

  第131条:买卖合同的内容除依照本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以外,还可以包括包装方式、检验标准和方法、结算方式、合同使用的文字及其效力等条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相关条文:

  第2条第1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第2款: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5条第1款: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举证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第2款: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责任编辑:大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