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风雨守初心,抗疫担使命
作者:刘鹏  发布时间:2021-06-08 15:24:25 打印 字号: | |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一身普通的橄榄绿让多少人魂牵梦绕,十年前,怀揣着对军旅生活的深深向往,我走进了京西的一片深山,然而梦想与现实总是相去甚远,那里没有“黄沙百战穿金甲”战场历练,只有矗立千年的冰冷峭壁在静静守候,没有“沙场秋点兵”的激情火热,只有沉寂的高山诉说着自己的苍凉。“这里除了山还是山。”这是我初入军营时写在日记本上的第一句话。从大学校园来到部队军营,满怀着希冀和憧憬,但面对这满眼的荒凉,还是给我的内心带来了不小的冲击。面前一座山、脚下一条河,旁边的山沟由于一侧常年不见阳光呈现出了青、银两色,美名为青银沟,这是一条谷深8公里、宽度不足百米的山沟,两边的山崖似两扇大门,左右相对,十分陡峭。由于日照不足,这里不仅气温要比市区的平均低近10摄氏度,空气也总是又湿又冷。

山里的生活并不便利,开车出行也要约一刻钟才能见到零星的村舍,最近的超市和快递代收点则需要半小时车程,吃菜全靠十几公里外的菜站定期运送。山里的官兵爱唱歌,尤其喜欢唱大家集体作词作曲的《青银沟的兵》。每天起床后唱,吃饭前唱,训练后唱,晚上睡觉前还要唱。究其原因,有位老兵神秘地告诉我:“人越寂寞越爱唱歌,这就像山上放羊的羊倌,你看哪一个不爱吼几声?”

如果说生活上的不便还能够勉强适应,但心理上的落差却让人无法释怀。有一天在巡库的路上,我忍不住向驻守十年的老班长问道:“老班长,你们每天这么来回走相同的路,难道不烦吗?”听到这样的问题,他爽朗地笑了:“怎么不烦,刚到这里一个月,我就盼着退伍了。那时候巡库的路还不如现在,山间的石头又硬形状又怪,脚上的鞋磨损得厉害,一天下来脚心准保被石头硌出成片的印子来。前几年赶上大暴雨,这里泛起了涝灾,青银沟门口唯一的小路被水冲断了,我们的供给是大家翻了几座山背着背篓背过来的,一天背一个来回。不过也就这么过来了,慢慢地习惯这里的环境,10年也就一晃而过了。”“可是人生能有几个10年啊?”初入军营的我实在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如此执着地坚守。接着老班长将我带到青银沟荣誉室,面对墙上照片开始娓娓述说:第一代青银沟的兵刚到这里时,这里荒无人烟,野兽出没。他们日夜奋战,开洞库、盖库房、修巡库路,许多人把青春年华甚至宝贵生命奉献给了这里。老主任一入伍就来到了青银沟,曾经有3次调离的机会,他最终都放弃了,一直干到退休,退休后又被单位返聘回来,还在为青银沟做贡献……讲着讲着,老班长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他说:“去年有几个新兵问我,‘临都市耐得寂寞,居深山心系打赢’的青银沟精神是不是机关里的笔杆子想出来的?其实也不完全是,在这里不怕寂寞、甘于奉献、为国尽忠,决不是口号。我认识的那些老领导、老战友,多半都是这样做的。这个地方总要有人去守。”

老班长的话语很朴实,我也被深深打动了。那天回到宿舍后,我打开日记本,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当兵就意味着要吃更多的苦、经更多的事。如果所有人都想到好地方去,那条件差的地方由谁来守?既然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就要以苦为乐,不怕寂寞,经得起考验……”

十年来,我同驻守山沟的先行者一道,从独特的人文、历史、地理环境中发掘精神资源,用队史文化培育“永争第一、再创辉煌”的进取意识,用石头文化培育“乱石为伴、建功山沟”的凌云壮志,用喊山文化培育“快乐守山、以苦为乐”的高尚情怀。十年的军旅生涯锻造了我坚毅果敢的品格、培植了奋发向上的工作激情、磨砺了刚正不阿的处事原则。转业到法院后,我积极投身到建设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中。过去是军人,要为国家分忧,现在是法律工作者,依然要为组织解难。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华夏大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当下沉社区值守的通知传达到庭室时,我第一时间主动向组织提出申请,与其他9名党员干部一起下沉到丰台区新村街道,协同社区同志共同抗击肺炎疫情。“岗位鉴忠诚,青春见担当”即是庄严承诺,更是行动指南。初下社区,我就积极向社区工作者们学习群众工作的经验和处理问题的思路,这里既有经验丰富的老书记,也有认真负责的小年轻。既有在物业工作的20多年的“社区通”,也有刚从外地来京不久的小伙子。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仅用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对社区的社情民情有了初步的了解,完成了下沉工作由身到心的转变。

面对社区居民存在的“疫情不严重,怎么还需要这么多人”、“站岗执勤能起什么作用”等种种疑问,我坚持每天查看出入证、健康宝、测体温。主动帮助居民解决日常,逐渐打消他们的疑虑。针对密切接触人员,严格执行隔离政策,必须确保隔离期满才能放行。面对防疫意识淡薄的老年人,更是不厌其烦地劝说其规范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对于频繁出入的快递小哥优先对其进行检查登记,这样不但节省了他们派件的时间,也极大地方便了居民的生活。

到了疫情后期,随着防控风险等级的降低,下沉工作重点逐渐由防止扩散过渡到服务百姓。炎热的午后,一位60岁左右的大叔抱着两个厚厚的档案袋站在小区门口等人,闲来无事便寒暄起来。他说是出来寄材料的,但等了一会儿,快递员迟迟没有来,而大叔已是满头大汗了。作为值守人员我见状连忙上前说道:“大叔,您要放心的话,就把东西放到我这儿,我来帮您寄吧。”大叔连声道谢:“太谢谢啦!这个月天天都见你们在门口执勤,感觉早就是熟人了,再加上你还是法院的,我就更放心了!这段时间多亏有你们呀!”值守以来类似场景不断在眼前浮现,这种朴素而真挚的认可才最鼓舞人心。丰台区万柳园小学位于万柳园社区内部,学生和家长多居住在附近小区,疫情期间学校和社区严禁家长和学生随意进出,但是风险等级降低后,来给孩子办理各种手续的家长就越来越多了。有一次,一位中年女士打算开车进入社区给孩子搬东西,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外部车辆是不允许随意进出的。但学校与社区大门之间的距离不算近,让她一个人来回搬东西确实不容易。与物业沟通后,我们决定出手相助:“这样吧,您先把车停到停车场,一会儿我们帮您一起把东西搬出来。”虽然有些将信将疑,女士还是将车停在了二百米开外的停车场,再次回来时,我们已经推着从物业借来的电动三轮车在门口等候了,事后女士感激地说:“关键时刻还是要靠你们啊”。

从驻守深山到下沉社区,从建功军营到任职法院。无论处在那个岗位,我都努力做到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始终把人民利益举过头顶、摆在心中,用赤诚和热血铸就理想信念,用责任与担当践行初心使命。

 

 

 

 
责任编辑:津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