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调研报告
案例一:王某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无效案——仲裁机构对管辖异议作出决定后,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仲裁协议效力案
  发布时间:2022-03-24 10:44:38 打印 字号: | |

裁判思路:

当事人在仲裁审理过程中提出管辖权异议,实质对双方是否存在有效的仲裁协议存在争议,仲裁机构受理管辖异议并作出决定,人民法院对当事人申请仲裁协议效力案不予受理。

基本案情:

甲公司、乙公司及案外人签订《履约协议书》,该协议第八条约定任一方有权将该争议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后甲公司、王某为乙公司作出《保证函》,其中载明甲公司及公司法人/股东王某继续为乙公司履约协议提供连带责任保证。2019年5月17日,乙公司以甲公司、王某为仲裁被申请人,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

仲裁审理期间,王某向仲裁庭提交管辖权异议,认为其没有签署《履约协议书》,该协议中的仲裁条款不能及于王某,王某与乙公司没有仲裁协议。2019年11月29日,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书面决定,认为北京仲裁委员会对该案有管辖权。甲公司与乙公司、王某之间的合同、保证函是一体的,《履约协议书》明确约定了仲裁协议,保证函作为《履约协议书》补充约定,没有变更《履约协议书》关于争议解决的管辖约定,因此北京仲裁委员会对乙公司提出的仲裁申请享有管辖权。王某向我院申请其与乙公司之间不存在有效的仲裁协议。

裁判结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仲裁委员会作出决 定,另一方请求人民法院作出裁定的,由人民法院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仲裁机构对仲裁协议的效力作出决定后,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或者申请撤销仲裁机构的决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当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有异议时,同一方当事人或请求仲裁委员会作出决定,或请求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只能择其一。王某此前已就《履约协议书》中仲裁条款的效力及仲裁条款对其的约束力问题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了管辖异议申请,北京仲裁委员会已就此作出决定,故王某无权再向人民法院提出同样内容的申请。该案符合法院立案后发现不符合受理条件之情形,故法院驳回王某的申请。 

典型意义:

仲裁机构受理案件需以对案件具有管辖权为前提,法院对仲裁进行司法监督亦对仲裁机构的管辖权予以审查。当仲裁当事人向仲裁机构和法院提出仲裁管辖的异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及相关的司法解释均承认了仲裁庭有限的自裁管辖权,即在人民法院未受理时,仲裁庭有权调查并决定仲裁协议的有效性以及自身对案件的管辖权问题。仲裁庭已经对当事人的管辖异议作出决定,根本意义在于仲裁庭对仲裁协议的有效性作出判断。人民法院尊重仲裁庭的认定,不宜再行对仲裁协议效力申请予以受理。尊重仲裁庭在法定范围内行使自裁管辖权体现司法对仲裁的支持与尊重,也促进仲裁程序不间断进行,提高仲裁效率。

 


 
责任编辑:津宁